2020/08/23

今天上午去买了床和衣柜,把所有的家具都凑齐了。挑衣柜费了很大的功夫,因为唯一尺寸合适而且有现货的衣柜上面有两面极大的落地镜。我对镜子的反感没有完全克服,尤其是落地镜。想到将来某些在家里踱步的颓唐时刻,不小心望向这两面镜子被迫面对狗屎状的自己,我此刻已经能感受到那种沉痛心情。犹豫了半晌,还是买了,因为我还是想赶紧把家给搬了。

买完家具去吃酸菜鱼,老徐放了我的鸽子,导致我一个人吃完一整盆酸菜鱼。我那会儿心情很堵,想发个Instagram Story配上几句俏皮话,吸引朋友跟我互动一下。最终没有发出去,感觉没什么意思。下午和刘笑言去爬山,从阳明山庄走到了赤柱,随口聊了一些工作上的事。在家上班之后,感觉工作都没有分量了。之前侃这些东西很有激情,今天感觉讲话如嚼蜡,随时都想躺在草丛里昏睡过去。好在今天走的这段路不费脚力,而且凉快,两个多钟头就走到了终点。

回到家之后极困,躺在床上打盹。再睁开眼已经过九点半。我在微博上浏览关于乌鲁木齐的视频,一段是十五个市民在一个昏暗的大厅里集体端着碗喝药,另外一段是晚上一个小区的四面八方响着呐喊和呼哨的声音,非常怪诞。今年目睹的很多画面在一年前都是那种俗套的末日电影里才有的,此刻全都成了真。即便如此,身边每个人的生活却又感觉没有太大的变化,大家都极其努力而克制地维持一种平稳的表象,沿着崎岖的表面伸展着对“幸福”的触角。因此我觉得一切都还没有到头,我等待着外界的变化真正渗入每个人的肌肉和思想。我也想嚎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