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/09/20

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猫。我紧盯着他的眼睛的时候,他也会紧盯着我的眼睛,但过了一晌,他就会把头扭开。他感受到我沉默的爱意时,就会跑向我;感受到我粗浅的恶意时,就会避开我。然而在我心事重重的时候,他从来不会觉察,自顾自地表达他的情绪,通常静默如迷。

我是一个凉薄的人。现代社会对于猫的溺爱形成的规训,是导致我不敢在他面前肆意妄为的重要原因。我偶尔会把我喜怒无常的脾性全部袒露给猫,但他就那样瞪着我,像代表着我生活里的所有人,站在那里凝视着我,凝视我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踱步,焦躁,碌碌无为;凝视我灰心,衰老,疲惫不堪;凝视我自卑,忿恨,头痛欲裂。猫仿佛看穿了我,又仿佛从来没有留意到我,蹲坐在猫粮碗旁边,到了时间点就喵喵叫起来,声响愈发高亢,提醒我又错过了给他喂食的时间点,而给他喂食是我每日不断重复的流水账中的一个事项。他仿佛睥睨看着我,大胆地嘲笑着。我俯首往碗里倒入一些干粮,祈祷猫不要回头跟我生活里渴望取悦满足的其他人告我的状。